EN中文
官方熱線:0510-66622538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資訊中心 行業新聞 鹽田港1.1萬個預約號“秒光” 海運供需失衡延續

鹽田港1.1萬個預約號“秒光” 海運供需失衡延續

港口預約號被“秒光”的背後,是持續多時的海運運力緊張困局。


8月22日,鹽田國際向深圳市集裝箱運輸協會反映情況的一則消息在網上流傳。該消息稱,據行業反映,8月21日早上的預約搶號出現了異常狀況,半小時左右所有的預約號被全部搶完,很多司機搶不到號,並通報有6家物流企業“存在惡意搶號行為”。





港口預約號被“秒光”的背後,是持續多時的海運緊張困局。


1.1萬個號被“秒光”

自6月鹽田國際碼頭出現確診病例後,該碼頭為了緩解港區作業壓力,提高集裝箱運轉效率,開始實行預約還櫃與交通管制政策。6月24日零時起,鹽田港區整體操作全面恢復,進一步增加出口重櫃入閘預約數量至每日9000輛。此後的7月3日零時起,鹽田港又進一步增加出口重箱入閘預約數量至每日11000輛,至今,每天仍保持這一預約數量。

鹽田國際稱,為保障出口重箱順利進港,司機須通過鵬海運“易提櫃”APP或鹽田國際“進港申報”APP進行交重箱預申報,如預約交重箱時間在限定時間以外,系統將不接受申請。

據在鹽田港從事提還櫃業務的拖車司機向第一財經記者反饋,8月21日早上,鹽田港的11000個出口重櫃進港預約號,竟然在半個小時內被哄搶一空,“我甚至還沒打開APP進入預約系統,就發現預約號已被秒殺完畢。”這意味着,許多司機在當天無法進入港區內完成業務。

據第一財經記者調查,被通報的物流企業大部分註冊於鹽田港碼頭周邊5公里範圍之內,距離港區碼頭較近,大多是鹽田港周邊做“倉庫櫃”業務的物流企業,即他們與港口周邊的倉庫合作,將倉庫內的重櫃運進港口內,即完成業務,由於運輸距離較短,一趟跑下來費用在兩三百元錢。

“與其他跑長途運送重櫃到鹽田港的物流企業司機不同,我們由於運輸距離較短,因此必須靠走量(即多跑幾趟)才能賺到錢,所以每天要多搶幾個號。”一位被通報企業的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由於每一次進港都要一個預約號,因此他們這類業務自然需要取到更多的號——一般一位拖車司機每天可以跑4趟左右,也就對應需要4個號才能完成業務。

“如果不堵車的情況下,司機師傅從倉庫出來之後,十幾分鍾就可以抵達鹽田港碼頭進行還櫃,我們就是做這麼近距離的單子,因此我們每天需要約多幾個號。” 某國際物流公司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被鹽田港方面認為“存在惡意搶號行為”的幾家物流公司,在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都確認因為業務需要每天預約多個進港號,但否認存在非法、惡意搶號行為。

“我們也是通過鹽田國際的網上平台進行正常預約,平台也沒有規定説,一個司機只能約1個號,我們就多約了幾個號。”其中一這家物流公司相關負責人稱。

據第一財經記者瞭解,鹽田港周邊的華南幾個兄弟港口如招商港、南沙港目前也都是預約制進港,每天大約放出1萬個號,約到號的拖車司機按號進港。

運力緩解跡象未現

針對此次“秒光”事件,鹽田國際在向深圳市集裝箱運輸協會的説明中表示,為保證預約制度的公平公正,將暫停這些拖車公司的所有拖車進港業務,希望深圳市集裝箱運輸協會能及時把調查結果向廣大拖車公司公佈並宣傳,以正視聽,“同時呼籲協會所有會員單位按正常程序預約,禁止使用非法的技術手段擾亂預約的正常秩序一旦發現,我們會停止其預約資格和進港作業。”

港口預約號“秒光”的情況並非首次出現。

華南一家港口的高層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證實,他們之前也出現過半個小時內預約號秒光的情況,“這在疫情航運緊張之下時有發生,就像春節期間黃牛搶票一樣。”

鹽田港方面直指“秒光”的背後“存在惡意搶號行為”,一位在深圳從事物流運輸的行業人士也懷疑,普通司機應該難以做到半小時內“秒光”1.1萬個預約號。

一位拖車司機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鹽田國際的平台上預約號時,需要輸入拖車信息,比如重量、車牌信息,再點擊申報,顯示司機可以走A或者B閘口。

上述在深圳從事物流運輸的行業人士表示,港口的預約平台可以掌握很多拖車司機的數據以及資料,未來港口是不是可以設計得更合理,對應的資料更準確些,比如一台車對應一個預約號,也可以進行跟蹤評估,過去一段時間一台車做了多少單,如果出現明顯的問題,肯定是物流公司或者拖車企業在背後作怪。

最近一年多來,國際海運領域供需緊張的局面一直持續,近期集裝箱運力、運價問題依然嚴峻。地方反映,訂艙難、運費高,外貿企業的經營成本大幅增加。

8月20日,中國出口集裝箱運價綜合指數達 3047.32點,相比上期(8月13日)的2978.47點,上漲2.3%。同一天,波羅的海乾散貨指數(BDI)達4092點,相比8月19日的3976點上漲2.92%,近6月上漲141.0%,近一年上漲169.6%。

據上述華南港口高層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現階段國內許多港口碼頭堆場均出現不同程度地擁擠,船舶實際運行與計劃時刻存在差異,準點率持續下滑,“原本一條船作業只需要花10小時,現在由於要消毒、船員核酸等流程,使得一條船作業時間延長至20小時,這無形加重了港口擁堵情況。”

港口業務相關行業也都不同程度承受着壓力。


據深圳一家物流企業人士介紹,由於目前無法進入港區內,公司的拖車司機只能將重櫃壓在拖車上或暫落在堆場,這不僅產生了押車費、堆存費等額外費用,而且衍生出了存櫃難、碼頭擁堵等更多異常問題,大大加重了貨主貨代、車隊的壓力以及浪費了社會資源。

聲明:本文轉自一財網。轉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平台聯繫,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標籤:
下一篇:寧波港梅山碼頭下週解封,即將全面恢復!
江蘇佳利達國際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一體化綜合物流服務商,主營:國際貨運代理、國內物流、供應鏈管理、保税物流等業務。

留言板